徵羽笛音

【蝠铁】后盾(原先的无名文,暂定为后盾)

Chapter 9纽约(下)

美国队长签字以后,放下笔问Bruce,“协议的事已经解决了,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

Bruce温和的说“当然可以,请自便。”

Steve站起来转身离开那个让他觉得不太舒服的办公室,但是在走出办公室没多远就碰到了上来找Bruce顺便拿咖啡的Tony。

“Tony。”Rogers看到Tony的时候愣了一下。

而Tony抖了一下,手里的咖啡掉到了地上,银白色的流体瞬间包裹全身,端着咖啡的手顺势举起,掌心的斥力炮亮起对着Rogers。

Bruce听见声音后从办公室里出来就看到了这个场景。Tony身上银白色的盔甲反射着走廊上的灯光,掌心的斥力炮蓄势待发。他站到两个人中间,背对美国队长,把Tony抱进怀里。

“Tony,你的新盔甲的运行机制有什么变化吗?”Bruce选择对刚才的情景避而不谈。

“你松开一下,我演示给你看。”

Bruce松手稍微后退了一下。Tony身上银白的盔甲开始流动,流进他的衣服,然后消失在体表。

“內共生装甲,平时以流体的形式存放在骨骼的缝隙之内,必要时在体表形成盔甲,具体的结构是根据我的记忆和特定情景下的需要变化。”

“我猜这段时间Dr.Banner给你帮了不少忙。我想请他上来,哥谭的新能源计划正在筹备,你们两个可以帮我看一看。”

“我想Bruce应该很乐意,Brucie Baby。Friday,请Dr.Banner上来。”

“哦,Tony,我不太喜欢这个称呼,即使名副其实。”

“你们两个名字一样,区分一下而已。”大厦的清洁机器人默默的清理了地上的杯子碎片和咖啡。

Banner走出电梯的时候基本明白是什么情况了。Bruce把他俩带进办公室,找到新能源计划的文件递给他们。

“我想你们得多考虑一下安全因素,毕竟哥谭有一些不甚友好的邻居。麻烦你了Dr.Banner。”

Banner摆摆手表示没事之后Bruce转身走出办公室,美国队长正站在电梯口准备离开。

“Mr.Rogers,请你稍等一下。”

Rogers转身面对着正走向他的Bruce。

“请你放心,对于刚才的事我无意怪罪,我想我本应该去复仇者基地,这样可以避免刚才的情况,这是我考虑不周。当然作为Tony的朋友,出于感情,我对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感到非常不快,希望你能理解。顺便不知道能否请你帮我个忙。”

“对此我感到很抱歉,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我猜你应该记得在机场的那个蜘蛛男孩,不知道Barton特工有没有告诉你,现在我在负责他的训练。Mr.Rogers请跟我来。”Bruce走进电梯,按了训练室所在的楼层。“需要你做的很简单,Tony很重视这个孩子,所以我一直在尽我所能的训练他,但是问题在于他习惯了我的模式,所以我需要更多的素材进行针对性的训练。我调取了机场的视频,然后我意识到你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所以你希望我能和他在训练室打一架?”

“当然不,他今天还在上课呢,你知道,高中生的生活总是比较忙碌,他还要拿出相当一部分时间在别的事上。我只是需要你和我进行一下实战演练,Friday会进行纪录。”电梯到了指定楼层,Bruce转身先走出了电梯,Rogers在背后跟着。

“对了,Mr.Rogers,对于你刚说的抱歉,是对于Tony的还是对于Howard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Rogers没有回答Bruce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回答,他打量着走在前面的男人。他自己绝对算得上是身形高大,但是眼前的人比他更高,并且在负责年轻超能力者的训练。这个认知让他隐隐产生了一种被威胁的感觉。

Bruce走进训练室从墙壁上摘下被Tony修好的星盾,转手扔给随后进入的Rogers。

“这个盾牌是Howard的作品,所以Tony修好了它,但是对于把盾牌给你这件事,Tony其实挺不乐意的,毕竟是你扔下的。但是我说服了他,原因是这个盾牌只有你能用,当然不是你有资格,只是只有你有能力和条件,复仇者的其他人都有各自习惯用的装备,给其他人也不太放心,这种设计精巧的武器Tony也不愿意让它一直闲置着,想想也只能给你了。当然这不是还给你,你丢下它的时候,所有权就已经移交给Tony了,所以实际上现在是一种赠予行为,虽然Tony很不喜欢这个表述方式。”
Rogers接住盾牌仔细打量,正面黑豹留下的划痕已经被修复了,手感也和以前一样。Bruce站在不远处换衣服,用富于弹性的贴身运动T恤代替了早上习惯性穿上的衬衫和马甲。

“Friday,暂时封闭训练室,现在开始纪录,不需要纪录音频。”Bruce对着训练室的摄像头说,“Mr.Rogers,不知道你是否准备好了,这个过程中我建议你使用盾牌,因为需要符合战场的实际情况。”

Rogers看了看Bruce把盾牌放在了一边“Mr.Wayne,请动手吧。”

Bruce笑了笑冲了上去。他根据各种战斗视频研究过Rogers的战斗方式,格斗技能相对他来说比较单一,这是一个弱点,Howard设计的盾牌被Rogers运用的很好,但是运动轨迹是可预测的,只要自身运动速度足够快就可以躲过。但是这场“训练”中他自身也是受到局限的,不能用太多自己平时惯用的格斗术。要减少Bruce Wayne和蝙蝠侠的联系,聪明人很容易发现一些微小的细节。

忍术加柔术,再混用一些中国的少林拳法和太极拳,足以把Rogers逼到使用盾牌的地步。

Rogers躲过Bruce的一脚,后退几步,站到了离Bruce较远的地方。

“Mr.Rogers你还不打算用盾牌吗?”Bruce双手握拳,做出防御的动作。

Rogers拿起盾牌,Bruce让Friday弹出隐藏的冷兵器武器架,从中选出一把加宽未开刃的双手剑。这个武器架是Tony为Bruce设计的,里面囊括大到中国古法铸造的长剑、欧洲的双手大剑、日本太刀,小到各种战术匕首和飞镖的各种冷兵器,本来Tony还打算放几个蝙蝠镖进去,被Bruce拦下了。

Bruce双手持剑攻击,Rogers用盾牌防御。

“攻击是最好的防守,或许你应该试着用盾牌攻击我,就像你在机场对Peter做的那样。”Bruce持剑重重挥下,Rogers用盾牌格挡,Bruce顺势松开右手,把手移到了剑身中部,将剑身下拉,以左手为支点用剑柄击打Rogers下颌。这并不是双手剑的正规用法,里面加了一些少林寺棍法的小技巧。

“Peter还是个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那个举动会杀死他,如果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扛起塔楼的话。”Bruce将剑撤回恢复了双手持剑的状态。“小女巫是孩子,难道Peter不是。Mr.Rogers,遇到和冬兵有关的事情你似乎就理智全无了。”

Rogers后退几步,举起盾牌,“对此我很抱歉。”

“你到底为了什么而抱歉呢,你似乎仍然不明白你的问题到底哪儿。”Bruce向前几步再一次开始攻击。

“Mr.Rogers,除了法案之外,一切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你的不信任,因为你依旧活在上个世纪,你活在过去不愿醒来。”Bruce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握住剑身刺向Rogers,剑尖划过盾牌表面落在Rogers左胳膊的某一个神经节点上。

“你从一开始就不信任Tony,从能力到人格。当然在后来你应该对Tony的天赋有了一个浅显的认识。你不在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告诉他冬兵和他父母的死有关,因为你不相信他能冷静的对待这件事。你没有给他时间去把这些事情弄清楚。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你隐瞒甚至是欺骗了他,如果你真的有认真读神盾当初给你的Tony的资料,你应该知道Tony被信任之人欺骗几乎丢了命,你应该知道他会有多痛恨欺骗。但是你没有,或者说,当你遇到冬兵的时候就丢失了你的理智,再一次。”Bruce把剑撤回,刺向另一个地方。

“我很抱歉。”Rogers躲开,然后把盾牌扔了出去。

“到底是对Tony还是Howard,Mr.Rogers,从某个方面来说,你也不算是活在过去,接受Howard夫妇的非自然死亡似乎并没有多困难,即便他们是被你的这位朋友杀死的。Friday告诉了我她听到的一切,你的朋友记得所有被他杀死的人,并为此感到愧疚,而你一直在以他是被人控制的为理由为他开脱,当然,他是受害者,但他也是加害者,我记得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国家的法律规定这种情况可以不经过法庭审判就无罪释放。”Bruce侧身躲过盾牌,继续挥剑刺向Rogers右胳膊的神经节点。

“Mr.Rogers,你知道的事情真是太少了。Howard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了找你这件事上,他去世的时候Tony有多少岁他就忽略了Tony多少年,以至于Tony一直认为Howard不爱他,所以我才在更早的时候认识了Tony。当然,Howard是爱Tony的,至少比我们以为的更爱。Tony同样很爱Howard和Maria,所以一直对他们怀有愧疚。那么你呢,Mr.Rogers,你对Stark一家有所愧疚吗。”Bruce刺中Rogers右臂的神经节点之后迅速侧身后退几步,躲过返回来的盾牌。

“Mr.Wayne,我当然会感到愧疚。”Rogers接住盾牌之后右臂无力地垂了下来,“但是Bucky是无辜的。你刚做了什么。”

“击中了几个神经节点而已,半个小时后就会失效。哈,冬兵无辜,你去跟死者家属说去吧。说起来如果不是你那愚蠢的劫狱行为,Tony也不会被逼到自揭伤疤的地步。”Bruce把剑尖支在地上,双手放在剑柄尾部的圆球之上。“只有处在同样的境地之下才能在冬兵的事上有发言权,才能让放下仇恨不是一句该死的空话。实际上Tony已经不恨冬兵了,他所痛恨的是欺骗和隐瞒。至于你在西伯利亚对他造成的伤害,不管怎么样,这是既定的事实,基于此,我建议至少一个月内你还是不要见他了,不要来大厦,有什么问题请通过Coulson特工、Barton特工和Romanoff特工,毕竟Tony现在很忙,除了神盾局的公务之外Stark工业本身的事情就不少。也许你该庆幸一下,今天是罗德上校去医院复查的日子,如果他在,你刚刚要面对的恐怕就不是温和谦逊的Dr.Banner了。”

“最后说一句,Mr.Rogers,Zemo也在赌,他赌你在Howard的事上隐瞒了Tony,他的目的无非是引起复仇者内部的不和,如果你能坦诚一点,或者说,在冬兵的事情上理智一点,后面的事情会有很大的不同,可惜你没有。而不幸的是Zemo赌赢了。好好想想吧,‘伟大的’美国队长。”Bruce把剑收起来放回了武器架,让Friday打开了训练室的门走了出去。

“Mr.Rogers,Mr,Wayne让我告诉你,你手臂上的肌肉麻痹症状半个小时之内就会消失,这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请你在症状缓解之后带上盾牌离开大厦。”Friday冰冷的女声说。

Bruce回到办公室,Tony和Dr.Banner已经对新能源项目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议。Bruce把Banner请到一边询问关于内共生装甲的细节。

“Mr,Wayne,内共生装甲是建立在绝境病毒之上的,绝境病毒强化了他的自我修复能力,这很好,但是绝境同样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造物,所以我和Tony销毁了所有的资料和样品,他会是唯一一个绝境病毒感染者。至于内共生装甲,这是一张底牌。平时存放在骨骼的缝隙之中,使用的灵活性非常好。”

内共生装甲得到了Banner的肯定,但绝境病毒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仍然需要进一步评估。

Rogers站在训练室里,思考着Bruce的话,而后他意识到,Bruce是对的。等到肌肉麻痹的症状消失之后,他拿着盾牌回到了复仇者基地。

早上的插曲并不能对这平静的一天造成什么影响,神盾局的工作有条不紊,Stark工业因为协议和冬兵的事情而动荡的股票早就平稳下来,大都会建筑物的修复工作早就已经展开,后续对伤员的补偿也开始进入流程。

下午的时候申请得到了回复,中心在核实了申请人的个人信息之后联系了Linda Lang,这好心的姑娘表示下午五点的时候她会在家等着。很快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Bruce从大厦的地下车库里选出一辆不那么张扬的车,掐着时间到了Linda Lang的家门口。

“你好,请问Miss Lang在吗?”Bruce敲敲门。

一个金发蓝眼的姑娘打开了门,旁边蹲坐着的白色拉布拉多仰头对着Bruce吐着舌头,看上去很友好。

“Mr.Wayne,你来得很准时。这是小氪。”Linda弯腰摸了摸狗狗的头,“你没有带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先生过来吗?”

“他对这些问题很敏感,我不想加重他在这件事上的负担。所以Miss Lang,请问我能将小氪带走吗?最多一到两个月,如果你不想小氪离开你这么久,我可以每天晚上八点把它送回来,早上八点再来领。”

“看上去那位先生对你很重要,你可以把小氪带走,但是从明天开始,你得每天下午七点把它带给我,我得每天看看它。然后晚上你也可以把它带回去。还有,我能知道那位先生是谁吗?”

“当然,明天我会带他过去的。还有,非常感谢你的帮助。”Bruce蹲下来抚摸小氪的背部。

“Mr.Wayne,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小氪是大型犬,虽然经过了训练,但是仍然需要大量的活动来消耗多余的精力。”Linda拿过一个球扔了出去,小氪飞奔出去把球叼了回来。“好孩子,再来一次。”说着就把球又扔了出去。

“所以我们可以每天带着它出来散步,把它带给你。”Linda把球递给Bruce,Bruce把球扔出去,小氪叼回来放到了他的手上。

“看来你们相处的很好,你等会儿就可以把它带走了。”
“谢谢。”Bruce在金发姑娘的监督之下和小氪玩了一会儿,然后带着狗狗回到了车里,开着车回到了大厦。

Bruce带着小氪走进大厦的时候Peter已经到了。小氪跟在Bruce后面慢慢的走着,新环境似乎让它很紧张。

“Mr.Wayne,这只狗狗是?”

“路上看到的,它的主人暂时没有照顾它的能力,所以在路上找人领养,我就带回来了,过段时间会接回去的。”

“Bruce,你可得看好它,不能让它进实验室,实验室有Dummy这个小笨蛋就够了。”

“哦,话别说太早,你会喜欢它的,它很聪明。另外,带它散步的活你也别想跑,绝境能治愈你,但是不能阻止你发胖。为了让你还能穿上你的西装和盔甲,你得多锻炼了。”

Peter蹲下来摸着狗狗的脑袋,狗狗闻了闻Peter的手,然后往Bruce的方向挪了挪。

“Mr.Wayne,它好像不太喜欢我。”Peter有点沮丧。

“或许只是害怕,动物的一部分感官系统比人类敏锐的多。过段时间就好了。Tony,小氪现在交给你照顾,训练时间到了。”说完Bruce就把狗绳解开,把小氪给Tony推了过去,然后就带着Peter去了训练室。

Tony站在走廊上跟蹲坐着的小氪建立感情,一边埋怨Bruce不把狗绳留给他,一边拼死拼活的把小氪引到了休息室。

Bruce在训练室给Peter分析了Rogers的战斗方式,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然后把他放回了家。

Dick早上八点的时候就回了布鲁德海文,Peter知道的时候有点不太开心,毕竟年轻人之间总是有更多的话题。
“你们在训练室的时候说了什么?”Tony坐在沙发上摸着小氪的背问站着擦头发的Bruce。

“给Peter分析美国队长的战斗方式,以防万一,永远做好准备。”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

“实际上没什么重要的,他沉溺于过去无法自拔,总得有人打醒他,复仇者乃至神盾局的人都不太好做这件事,反正我是没有利益关系的第三方,由我来正好。我顺便把盾牌给他了。”

“好吧,今天你给小氪买狗窝和狗粮了吗?”Tony漫不经心的问。

“……”Bruce愣了一下。

“我猜你没有。”Tony有点无语,哪有人养狗什么都不买的。

“Friday现在下单,今天晚上让小氪住你的卧室。”Bruce把头上的毛巾拿下来,挠了挠狗狗的下巴。

“为什么不住你的,或者大厦里空房间那么多随便找一间。”

“你知道我不喜欢睡觉被打扰,还有你得和它培养培养感情。另外以后下午六点半你得跟我出门带小氪散步,它的主人只是暂时没办法养它而已,算是寄养在这儿,正好给你找点运动的理由。”Bruce拍了拍Tony的肩,“拉布拉多大多数都比较聪明,你俩好好相处。别吵架,早点睡。”说完就回了他自己的卧室,留下Tony摸着小氪短短的被毛,一人一狗互相瞪着。



Ps*
这次更新拖了这么久实在对不住,(╥ω╥`)  因为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拖了很久。

Ps**
这一章应要求写的比较多一点,正好在末尾能把小氪放出来。中间老爷和美队的这一架我很想详细描写,然而真的不会写,作为一个格斗技能为负的战五渣我真的想象不出来啊。(╥ω╥`) 欧洲的双手剑有固定用法,好写一些,但是相当死板,所以做了一些改动,可能有bug,有谁发现了请告诉我哪儿有问题,我会做出改动的。_(:з」∠)_双手剑和双手大剑有一定的相似性,除了长度之外还是有一些不同,最直观的不同还是在长度方面,双手剑一般在90厘米左右,而双手大剑通常在1.4米,据我估计更大的几乎没有实战性了。

Ps***
这一章读了好几遍总觉得哪儿不得劲,但是我自己也说不上来,感觉老爷怼美队的时候没有充分体现老爷的毒舌。。。等我再修炼一下改一改。。。

Ps****
老爷在纽约不会呆太久了,黑暗骑士总得守护哥谭去啊。

Ps*****
小氪的主人和大超有关系,大家可以猜一下,不过我估计这会儿已经掉码了。。。因为文章需要,所以对小氪和这位漂亮姑娘的起源改了一下。

Ps******
对于老爷和美队战斗力的问题。
两家合刊的漫画《正义联盟大战复仇者联盟》里有这个情节。老爷和美队打了一会儿没分出胜负,两个人一合计发现有问题,然后就回去了。
如果这场纯武力战斗拖的时间够长,美队赢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美队耐力相对于老爷要好一些。
当然这是建立在老爷知道对方是另一个世界的超级英雄的前提下,没有在找到美队弱点之后,在五分钟之内利用美队的弱点坑死他。如果换一个情景,按照老爷的计谋,应该是稳赢的。
文里开始使用兵器之后,老爷一直在增大美队的心理压力。这是老爷迅速取胜的关键。一直增加美队内心对Stark一家的愧疚感。论点只有两个:一是美队对铁人的信任问题;二是美队跨越七十年造成的存在感差异,他太执着于过去,以至于只执着于一个人,甚至到了可以无视国家法律的程度,这样他永远也不会产生现在这个时代给他的归属感。

Ps*******
铁人的內共生装甲,我看过的铁人漫画不太多,不知道这个盔甲有没有在别的漫画里出现过。在这篇文里,我的概念来自于《究级铁人》里的白罐。
但是在钢铁侠3之后Tony没有了反应堆的背景下,有一个问题就是,反应堆无法随身携带之后,內共生装甲的能源从哪儿来,反应堆堆芯应该是放射性重元素,至少也应该是某种重元素的低含量在放射性同位素,根据钢铁侠2的剧情,这个元素跟美队的盾牌应该是一种元素,所以初步确定堆芯应该是它的一种放射性核素。
基于此,我又改了內共生装甲反应堆的设定,堆芯使用某种极低放射性或者无放射性的核素,平时由盔甲材料包裹存放在骨骼缝隙中,使用时优先组成弧反应堆,此时反应堆还不会提供能量,在盔甲迅速形成的时候,弧反应堆中附加的快中子发射器会将核素转化为放射性核素,然后产生反应。这个过程可以类比金由238为燃料的反应堆的反应过程。

Ps********
下一章会说一说美队回去之后的心路历程。再让蝠铁过两章安稳日子,然后两个人就要回哥谭了,后面就是黑暗骑士归来的剧情,没有看的同学可以先看一看哦。(=^▽^=)(Ps的重点在于2.6.7条哦)

评论(28)

热度(97)